什么是区块链_关于区块链的真相_海外网

9年前他用1万个比特币买了两个披萨, 9年后他把代码卖给了苹果

BTC诞生不到一年的时候,买卖价格还不到一便士,那时大家对于世界上第一种数字货币的兴奋劲几乎都集中体目前诞生不足半年的BTC喜好者平台比特币talk中。

在链圈混了这么久,是否知道每年的5月22日是什么日子?

Hanyecz的这个发现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可以使hash计算速度增加十倍,并且这个发目前2010年已经应用在Macbook上!

可能这就是为何Laszlo Hanyecz说“是时候创造历史了”。

当时,BTC的挖掘只能在CPU的基础上完成,没人能找到一种产生hash散列的愈加高效的办法。当Hanyecz开始考虑怎么样提升挖矿效率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意识到挖矿困难程度调整得有多快。

2010年5月18日,这位BTC的核心贡献者在比特币talk平台上问其他成员,有无人想亲手做两个大披萨送到他家去,或者从配送点为他订两个,他想为此付10,000BTC。四天之后他最后达成了这个愿望。

Hanyecz说:“买卖发生在双方都觉得这是笔好交易的时候,我感觉我战胜了网络,获得了不收费的食物。我心想‘我把这部分GPU连在一块了,我要用两倍的速度来挖矿。我再也不需要烧钱买食物了。’”

但刚开始他的发现并没得到加密技术先驱中本聪的认可,在那段时间里中本聪一直会刻意回避这项发现。但当Hanyecz把GPU挖矿代码推荐出来后,中本聪终于觉得这项发现对于BTC的进步来讲很有用,是一项十分先进超前的技术。

一位有先见之明的平台成员当时就说,10,000BTC可是“相当多”了——在那时等于41USD。当然,这在今天听起来真的是白菜价了,毕竟在七年后BTC到达峰值时,10,000BTC等于两亿USD。

近10年之后,大部分人知晓Laszlo Hanyecz还是由于买披萨的事情。买披萨的光芒盖过了他在BTC蹒跚起步期所做的更具开创性的贡献。

尽管这桩传奇般的买卖使Hanyecz在BTC范围的其他收获都暗然失色,但他的故事远不止这一桩买卖,他对于BTC的进步还有另一项贡献:GPU挖矿。

“我不是个只能买披萨的冤大头”

BTC世界混沌初开之时

对于吵吵嚷嚷的币圈,Hanyecz表示,自己会刻意站远一点,由于这个圈子实在太热闹了。他并不想要那种关注,也不期望大家把他认成中本聪,他仅仅把这当做一种喜好。

Hanyecz讲解说:“GPU善于平行地处置多件事情,但需要是非常简单并且重复性的事情,因此,你可以在并行时间内把十和一千个不一样的数相加;而常规的CPU愈加灵活,虽然它能做不少事,但并行时间只能做一件事。因此GPU完美解决了挖矿问题。”

当被问到是不是厌倦了大家不断向他询问披萨买卖的事情时,Hanyecz说:“我感觉还挺有趣的,确实比较容易吸引眼球。但我觉得,任何真的对BTC有兴趣的人都可以理解。这就像让我回到过去买苹果的股票是一样的。当它还是垄断货币的时候,无人会在乎,由于大家会直接送给你一些BTC,所以我也没意识到自己该贪婪一点。”

Hanyecz说:“当时在比特币talk平台上还没什么真的的用户,大约只有50到100人,和目前的状况完全不同。当时参与BTC代码撰写更像‘嘿,你想不想参与一个开源项目’,而不是‘嘿,你想不想拿钱改变世界’”。

BTC喜好者会永远记住2010年5月22日BTC买披萨的事件,不止是由于它的象征意义,还由于Hanyecz的“壮举”——他用了在将来等于2亿USD的价格买了两个棒约翰披萨店的披萨。

在这场革命性巨变发生之前,这位在2009年末知道BTC的软件工程师曾是BTC代码的最大贡献者之一。Hanyecz曾谦逊地提到,他一直以来都在研究BTC,致力于修复漏洞之类的事情。他的“微小”贡献包括构建并配置首个MacOSBTC核心版本。

但适得其反,尽管Hanyecz曾试着呼吁停止用GPU挖矿,但他的创造依旧被传播开来,并在互联网上打开了一个提升哈希生成率的潘多拉盒子。

9年过去了,鲜有人知晓Hanyecz还是一位挖矿先驱。Hanyecz在痛失10000BTC后的心态怎么样?Hanyecz为何被叫做挖矿先驱?

“我有固定的工作,并非全职做BTC,我没把这看作我们的职业目的,所以参与到这种程度刚刚好。”

这个节日的来历非常简单:2010年的这一天Laszlo Hanyecz用10000个BTC买了2个披萨,这不止是BTC进步的一大进步,更是数字货币进步的一大进步,Hanyecz也由于这个事件名扬币圈。

然而,在达成将来货币的过程中,还缺失一个条件,由于从无人用BTC买过东西。而且当时暗网也没出现,并且唯一便捷用户进行的买卖都是通过现金来达成的。

看完中本聪的邮件,Hanyecz表示:“我心里在想‘兄弟,抱歉,我感觉我仿佛搞砸了你的项目’,中本聪担忧有的人可能会由于没可以用CPU挖到一个区块而感到灰心和沮丧,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做广告宣传GPU挖矿了。”

Hanyecz讲解道:“我之所以用BTC来买披萨是由于对于我来讲这是不收费的。换句话说,我参与BTC的编码工作并从中挖出了BTC,对我由来为参与一个开源项目而获得了披萨。一般来讲,喜好是一个耗浪费时间间和资金的大坑,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喜好却为我付了晚餐费。”

这可能不像Hanyecz的其他贡献那样意义重大,但却让每年的5月22号给大家留下了深刻且美味的印象。

买披萨之后的生活

这可能是由于那是一个BTC的狂热喜好者还不足几百人的特殊时期。又或者,这就是标题党的年代为披萨买卖带来的惊人价值,这价值超越了他作为“密码朋克”所获得的技术收获。

每年的5月22日是喜好者的节日,俗称“BTC披萨日”。

Hanyecz还改变了GPU挖矿环境。他在2010年初次引入GPU挖矿。前期他仅把GPU挖矿看作是一个实验,而不是什么大动作。

既然天机已经泄漏,Hanyecz也不再具备自己在撰写新挖矿办法时所寻求的角逐优势了。“我本以为拥有更强的处置能力可以保障互联网安全,但目前我了解了我应该好好地守住这个秘密的,”他开玩笑说道,“原本贪婪一些会更好”。

在比特币talk里,大佬们兴致勃勃地探讨着经济哲学、科技和中本聪创造的加密世界。中本聪作为比特币talk最早的用户,依旧活跃在这个平台上,并且和大伙推荐自己对于将来货币的怎么看。

GPU挖矿之父貌似在用对待BTC的方法对待那桩著名的披萨买卖的各类问题。最有意思的是,他一点都不感觉这是一种损失,相反,他将这看作是一场胜利。

即使这样,他仍绞尽脑汁地探寻更快、更多地产生hash散列的办法,并期待着从互联网中获得更多的价值。

在他初次通过比特币talk平台上公布GPU挖矿代码后不久,其他平台用户就将GPU挖矿技术用在创造Windows,Mac和Linux的独立版本上。

大家为他感到高兴,毕竟他把用于MacOS和GPU挖矿的BTC核心代码贡献给了大伙。

因为这个缘由,促进他用GPU设计了一个挖矿代码。GPU一般被叫做“显卡”,GPU通过颜色和图形使大家的电脑屏幕呈现动画成效。Hanyecz判断GPU可以比CPU单次完成更多的计算,可以更快更好的计算区块hash,因此很合适用来挖矿。

尽管有人误以为Hanyecz在用BTC买披萨后就在BTC世界消失了,但事实上他一直都非常忙,只不过不再积极地参与BTC的开发了。

尽管近年来BTC价格一直不断攀升,Hanyecz仍维持着这种积极乐观的想法。这可能是由于自从他2010年首次加入开源社区以来,他从未改变过自己对待BTC的态度。对于他来讲,这仍然是一种喜好,而不是一项职业。

Hanyecz将这段开创性代码作为BTC核心网站源码的补丁发布了出来,他觉得这是破解它的最容易的办法。然而,伴随时间的进步,这个补丁完全与BTC核心离别,作为独立的项目存在。

这篇文章将一一解答。

中本聪在给Hanyecz的邮件中写道:任何一台电脑都可以生成不收费的数字货币,对新用户来讲可以带来巨大的吸引力,但GPU会过早地将这种勉励限制在拥有高档GPU硬件的公司,这会致使拥有强大GPU计算集群的公司最后会独占生成的所有数字货币,这并非我刚开始设计BTC的初衷。

回想起币圈早期的时候,Hanyecz说:“大家会在平台上送BTC,有时是100BTC,有时是1000BTC。”

上一篇上一篇:突发! Bakkt将于7月22日测试期货合约,牛市终于要来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