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区块链_关于区块链的真相_海外网

国内首个区块链人才库启动人才基地计划

02

与此同时,现在真的拥抱区块链的高校仍极少。周熙涵表示,高校对区块链人才培养最大的顾虑,一方面是人才出口的问题,学区块链对就业上是否有帮,学生学习区块链相应课程之后能否找到对应的工作岗位,他们所学习和培养的常识体系是否产业界所需要的常识与技术。另一方面,区块链高校教育进步需要解决师资培养,教程建设,课程体系建设的问题。

对于高校区块链教育,博鳌教育平台主任邱钦伦提出三个建议:第一,一个新职业要有相应的对就业有关的大力宣传。第二,高校产教融合要跟计算机学院、软件学院、商科学院做好结合。第三,课程置换、教师培训等要早一点介入培养计划当中。中国软件(106.290,-3.40,-3.10%)行业校园招聘与实习公公服务平台秘书长田西南表示,大家应支持高校合作办学、设置交叉学科,支持高校、产业网盟和骨干企业合作,建设面向重点行业应用的区块链人才培养基地,形成区块链的技术普及、教育和培训体系打造。

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主办方代表、链人国际CEO杭斯乔表示,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人才基地计划,会将政府的人才政策、产业政策与每一个具体参与的个体链接起来,将中央部委的人才政策、人才项目,真的落实到地方去。人才基地建设会围绕人才咨询、人才培养、人才评估、人才库建设、人才服务、招才引智等6个方面进行。

除去以上难点,‘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主办方代表、火讯财经开创者龙典表示,在实地调查过程中发现,区块链人才培养还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难点:国家策略与基层认知巨大的认知落差。‘除一些一线城市、发达地区外,国内多数城市的基层干部、企业与人才等等,对区块链的认知,有的还停留在两三年前对区块链的负面印象中,有的则对区块链仅停留在非常基础的定义理解层面。’‘圈内热闹圈外冷’依旧是区块链产业面临的要紧问题,尤其是对于规模化的人才培养来讲,存在着巨大挑战。

‘要想规模化培养和补充区块链产业人才,就需要让圈内的星星之火蔓延开来,真的渗透和普及到各个范围和地区。而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人才基地计划,正是旨在让区块链人才培养真的出圈、下沉落地,推进人才培养规模化进步。’龙典表示,通过途径下沉+联合运营的方法,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将以城市为单位深入到每个地区。

不止人社部,工信部、教育部均已发文支持区块链人才培养。工信部作为区块链产业归口部门,在2019年12月发布了产业需要的《区块链产业人才岗位能力标准》。今年5月,教育部正式印发《高等学校区块链技术革新行动计划》,该计划提出到2025年,在高校布局建设一批区块链技术革新基地,培养汇聚一批区块链技术攻关团队,推进若干高校成为国内区块链技术革新的要紧阵地,一大量高校区块链技术成就为产业进步提供动能。

多部委支持区块链人才培养的背后,是巨大的人才需要。依据区块链拉勾云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新基建人才报告》预测,至2020年底新基建有关核心技术人才缺口将达420万。在新基建有关人才需要行业中,区块链行业的人才需要增幅达67%,为新基建有关行业最高。

‘国标’编制组代表、智谷星图合伙人周熙涵表示,两大区块链新职业的出现,对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需要。区块链应用操作职员面向商科和工科专业,该岗位需要学会区块链的组成、原理、特质和应用,熟知区块链的应用操作和运维,建议有关专业开设开设《区块链基础与应用》相应的实训课程。区块链工程技术职员则依据工作范围和工作任务的不同,需要学会区块链应用编程甚至是区块链底层系统开发能力,区块链应用编程主要面向区块链智能合约开发工程师、区块链网盟链开发工程师、区块链应用开发工程师,建议有关专业开设《区块链技术与原理》《区块链智能合约应用》《区块链网盟链开发》等课程。有条件的学校甚至可以开设面向区块链底层系统开发的《区块链系统开发》和《共识机制》等课程,可以培养区块链系统工程师,区块链系统构造师。

区块链人才培养面临多个难点

人社部发布区块链新职业是行业进步里程牌

03

让区块链人才培养真的出圈,推进规模化进步

01

‘国标’编制组代表、链人国际开创者张晓媛表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确定了8个大类,75个中类、434个小类、1481个职业,并列出了2670个工种。大类是职业分类结构中的最高层次。而新发布的‘区块链工程技术职员’是第二大类,‘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是第四大类,两者是并列关系,而非从属关系。在大类下面还可以设置中类、小类和细类。

关于‘国标’编制计划,李银科透露,第一在7月下旬将进行区块链应用操作员的规范编制项目立项。第二围绕标准开发将组建十五人由办法专家、内容专家和实质工作专家组成的工作组。第三将组织社会力量进行职业调查,由专家组专家和受大家专委会委托的专业机构来实行。第四尽快召开技术标准编制启动会,专家工作组根据技术标准编制启动会确定的程序、框架结构等,结合职业调查和职业剖析的结果,撰写技术标准初稿。第五上报人社部进行审定和颁布。‘大家筹备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拿出标准初稿交人社部审定,至于正式颁布大家期望是年内。’

张晓媛表示,国内有六个省市区域已发布‘区块链三年进步计划’,争先恐后地布局区块链产业,定下明确目的,扶持区块链有关范围领军企业,培育产业明星项目,塑造产于聚集区。从业务的增长、企业的增加、各地利好政策的纷纷颁布,区块链的人才需要会大幅度增长。但提供还远远不够,产业人才大缺口将是区块链业务增长,公司和各地布局区块链的最大瓶颈。

人社部区块链新职业‘国标’编制组代表、中国电子商会区块链专委会秘书长李银科表示,此次人社部发布区块链新职业,是国家拥抱数字经济年代,构筑区块链行业可持续人才生态的要紧一步,是区块链人才培养的新起点,是行业进步的标志性里程碑。这2个新职业是区块链当下要紧且急需的紧缺人才,其公布可谓恰逢其时。

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在今年5月指导发布的《2020区块链产业应用与人才培养报告》中,指出了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培养面临着四个难点:一是区块链行业人才的培养时长和入行困难程度均比网络行业要高;二是人才培养政策不健全,三是拥有相应常识结构和工作经验的存量人才凤毛麟角。四是整个行业的人才培养标准还有待丰富和健全。

然而,国内区块链人才培养的道路还面临着不少难点。

‘大家将从国内招募省级人才基地、城市节点的联合运营方,围绕区块链产业人才培育的核心需要,进行系列推广传播、师资培育,深入企业、深入高校,精细化运营和挖掘区块链人才需要,并赋能地区合作伙伴在商业化和营收层面拟定相应指标,确保产业良性健康的进步。该计划现在已经得到了不少地区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将来将整理更多产业从业者一同推进区块链人才培养的规模化进步。’

日前,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其中有2个新职业:区块链工程技术职员和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区块链一时成为职业新风口。然而,记者采访发现,培养面临多个难点。在此背景下,国内首个区块链人才库——‘区块链产业人才入库工程’启动人才基地计划,让区块链人才培养真的出圈、下沉落地,推进人才培养规模化进步。

上一篇上一篇:一文了解以太坊Geth客户端:快照加速机制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