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区块链_关于区块链的真相_海外网

矿机巨头赴港IPO前途未卜,矿机生产商的未来在何方?

就在今年1月23日,港股上市公司前进控股集团发布通知称,与OKC Holdings Corporation签订协议,赞同以4.83亿港元的价格供应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约60.49%。

1月23日,在世界经济平台2019年年会上,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面对三家矿机商赴港IPO有关问题时强调“上市适应性”,一度被外面解析为“关上了矿机商的上市大门”。不过,日前港交所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李小加只不过讲解了一下审批上市的大原则,并非针对个案。”

营业额易受BTC价格影响

沈萌觉得,相比矿机的ASIC芯片而言,人工智能芯片对技术积累的需要更高,两者并不是容易转换,而且除去芯片设计本身外,还涉及算法等有关学科,“矿机的ASIC芯片就是用硬件固化一个算法,然后不断反复运算,是相对低端的内容”。在沈萌看来,人工智能芯片可能更多是一个噱头,短期内难以真的形成有价值和竞争优势的商品。

“币圈”涉足资本市场的案例早已有之。

转型人工智能芯片讲“新故事”

针对三家矿机商赴港IPO有关问题,李小加同意腾讯新闻《潜望》采访时表示“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一度引发市场猜想,有媒体将此解析成“港交所大概率关闭矿机商上市之门”。

比特国内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比特国内核心是ASIC芯片设计,有两个应用方向,一个是区块链,另一个是AI。区块链从2013年就开始运作,AI于2016年开始。”记者注意到,在比特国内官方网站主要有三款人工智能芯片BM1680、BM1682、BM1880,主要进行视觉方面的数据处置,云端芯片及服务器商品应用于数据中心,终端芯片则可应用于人脸辨别终端设施上。

2018年8月,从事数字资产交易网站的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回收了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股权,成为上市企业的控股股东。

“既然要在这一范围角逐,就要承受这个范围的周期。”肖磊建议,比特国内等矿机生产厂家可以对标矿业公司,譬如金矿类企业就是和黄金价格挂钩,公司股价和黄金价格几乎维持一致,周期性明显。

在人工智能芯片行业,除去Google、苹果、微软、英特尔等大厂,百度、华为、地平线等企业也早已开始布局,作为后来者,矿机生产厂家好像并无优势。不过人工智能芯片的市场十分广阔,据Gartner的估计,人工智能芯片在2017年的市场规模为48亿USD,预计2020年达到146亿USD。

“港交所在这一范围的政策愈加开放,作为硬件生产厂家,矿机商主如果由于其自己的问题在上市时遇见困难,包括估值、业务水平降低较多,再加上资金投入者兴趣有所下滑。”500金研究院院长肖磊对记者表示。

肖磊也觉得存在如此的可能性,不过其觉得,“矿机生产企业是硬件制造商,虽然纳斯达克市场化程度会更高中一年级些,但在美国上市的溢价低,且刚开始选择美国股市,非常大程度上是由于公司具备较高的成长性,类如网络企业”。

除去比特国内外,嘉楠耘智也宣布切入人工智能芯片范围,其于2018年9月发布旗下第一代AI芯片勘智Kendryte,主要目的市场定位在IoT市场。

对此,港交所有关人士对记者回话称,“李小加并没评论公司个案,他只不过讲解了一下审批上市的大原则。说矿机商不符适合当性原则是媒体的推断”。除此之外该人士还表示,即便6个月有效期到期失效,也并不影响公司继续申请。

赴港IPO三家已“折戟”两家

香颂资本实行董事沈萌觉得:“李小加所指的适应性原则是矿机企业是以矿机为营收出处,却以芯片设计的名义上市,存在名实不符的问题,可能导致对资金投入者的误导。假如矿机企业以矿机名义上市,这方面就没有障碍,但矿机产业大幅下滑,会干扰估值。”

2018年下半年,“矿机论斤卖”的消息一度在互联网上流传。据摩根士丹利剖析师的测算,假如BTC价格低于8600USD,BTC挖矿工将无利可图。

另一方面,比特国内2018年9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现在距其6个月的有效期还有2个月时间,比特国内目前状况怎么样?公司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上市的所有信息,全部以招股书为准。”

《2018第二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比特国内、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家矿机生产厂家分别以700亿元、200亿元、100亿元的估值占据区块链行业头三把交椅。

事实上矿机销售的多少、价格的高低与BTC价格直接挂钩,若BTC行情不好,矿机销售也势必遭到影响。

记者注意到,亿邦国际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时,也将人工智能智能放到了要紧地方:“目的是继续开发电子处置器芯片并通过进军AI技术市场来丰富科技商品组合,同时,计划就此于2019年在美国打造AI技术的新国外研发设施。”不过,截至现在,亿邦国际并没有关商品问世。

彼时乘着BTC大涨的东风,三大矿机生产厂家大获其利,纷纷谋求上市。2018年5月以来,、、比特国内三家先后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借壳”上市或转战美股

除此之外,据亿邦国际最新公布的招股书,虽然公司2018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超800%,但“自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顾客平均每月确定采购的订单合约价值大幅下滑,第三季度的收益及毛利与第二季度相比,录得较暴跌幅”。仅一年之内,营业额便冰火两重天,矿机生产厂家易受币价影响的特征已显而易见。

除去在港股上市,矿机生产厂家还大概转到美股上市。据此前消息,数字货币矿商嘉楠耘智在赴港IPO计划搁浅后或考虑在美股上市,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公司直接印证。

对于公司AI的进步近况,嘉楠耘智有关人士对记者回话称:“人工智能进展顺利,其他不予置评。”

人工智能“新故事”即使美好,但也充满了未知。“因为矿机商是后来进步,竞争优势并不强,带有肯定的被动性质。而人工智能芯片和矿机生产是完全两种不一样的东西。”肖磊觉得,讲好“新故事”并困难,在他看来BTC依旧有肯定的价值,矿机生产厂家将来也会有肯定的进步空间。

在BTC炒得火热时,生产厂家的营业额也一路上扬。2018年,国内三家矿机生产厂家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截至现在,在第一轮提交中已有两家“折戟”,唯有还在苦苦坚持。

肖磊觉得,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开创者控股上市公司非常大程度上是一种营销推广手法,一方面是融入肯定资金,另一方面是能起到背书效应,但将数字虚拟货币买卖业务注入上市公司困难程度较大,程序十分复杂。

第二个提交招股书的是亿邦国际,其于2015年登陆新三板,2018年3月从新三板除牌并进行筹措准备重组。2018年6月,亿邦国际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不过经过近半年的审核期,亿邦国际的申请也宣告失效。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亿邦国际第三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2017年比特国内最大收入来自矿机销售,为22.63亿USD,营收占比为89.9%;亿邦国际2017年收入主要来自区块链和电信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4.6%与5.4%;嘉楠耘智2017年收入主要来自销售管理软件商品AvalonMiner矿机,营收占比为99.1%。

随着着去年BTC价格疯狂下行,币圈的泡沫也日渐消散,矿机“论斤卖”的说法一度在互联网上流传。在此背景下,两家矿机商首次递交招股书无果,第三给币圈蒙上一层阴影。

事实上这并不是嘉楠耘智首次与资本市场失之交臂。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拟作价30.6亿元回收嘉楠耘智100%股权。但该策略多次被深交所发函询问,被质疑“借壳”,同时嘉楠耘智估值溢价和营业额承诺过高,最后买卖被终止。2017年8月,嘉楠耘智申请挂牌新三板也未能成功。

刚刚过去的2018年,堪称币圈有史以来最寒冷的一年,BTC的价格从年初的14220USD跌至年末的3500USD左右,跌逾70%。而2017年12月,BTC价格曾升至历史高点19299USD。

在沈萌看来,矿机生产厂家在美股上市的可能性较大,“美股基本上不会对上市企业的业务进行任何实质审查,各种风险都由资金投入者自负,只对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做完整性监管”。

三家矿机生产厂家有一个一同的特征,即营收几乎全部源自矿机销售。

2018年5月,三大矿机商中的嘉楠耘智最早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不过据2018年11月港交所披露,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已经失效。

对于比特国内等矿机生产厂家是不是存在“借壳”上市可能,肖磊表示:“这种方法是可以的,但借壳周期会比较长,另外一次性获得的品牌商誉会非常低,且和IPO是一个步骤,主营业务注入等都要通过审批。”

现在,距比特国内招股书6个月有效期到期仅剩2个月时间,面对“跌跌不休”的币价,矿机生产厂家的将来在何方?

事实上,OKC的创办人徐明星是知名“币圈大佬”。2013年十月,徐明星创立数字资产交易网站OK Coin。值得一提的是,火币与OK Coin曾同坐落于国内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前三之列。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8年12月5日有人报料称,比特国内第三季度巨亏7.4亿USD,对于该数据,比特国内随即否定。不过,比特国内发布的招股书显示,在数字货币变动较大的状况下,2018年上半年公司数字货币减值损失达1.03亿USD。

事实上,矿机生产厂家转型人工智能芯片的道路并不平坦。

上一篇上一篇:稳定数字货币手册 · Endgame(终局)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